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慈溪无痛人流最少多少钱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4 13:29:0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慈溪无痛人流最少多少钱,余姚妇科医院哪家的比较好,慈溪到医院打胎多少钱,奉化那医院做人流最好,宁波华美医院做人流怎么样,余姚做无痛人流哪好点,慈溪人流需要花多少钱

预计今日返回大本营

花费4.2万美金

  

谭波涛在从加德满都前往珠峰大本营的途中留影。

  

谭波涛(中)和队友一起训练。受访者供图

这两天,一则“重庆大叔登顶珠峰”的消息在朋友圈广为传播。多方信息源证实:5月23日尼泊尔时间凌晨07:00,高山沸腾2017珠峰(南坡)登山队第二组3人成功登顶珠峰(南坡),其中包括来自重庆万州的50岁大叔谭波涛。

由于谭波涛还在返回珠峰大本营的途中,无法接受采访,重庆晨报记者通过访问其队友和朋友,还原了这次登顶之旅的个中细节,这是一个略显曲折的故事。

进展

预计今日返回大本营

“我叫谭波涛,2017年5月23日上午,登顶珠穆朗玛峰珠峰!”

“恭喜你,老谭!”

有人传回了一段时长22秒的小视频,视频里谭波涛的声音洪亮,也许是因为高海拔的缘故,他几乎是吼出来的。拿着通话机的夏尔巴人,不断拼着“谭波涛”的中文名字,面带喜色。

昨天,重庆晨报记者联系上了在加德满都的麦子·玛丽亚姆,她是高山沸腾户外运动公司的创始人,负责谭波涛此次登山的后勤管理服务。此外,谭波涛的队友张建国、朋友王海晨均证实:谭波涛已经完成了登顶。

当时,谭波涛还在从峰顶经各个营地返回大本营的途中,他和向导凭着一部卫星电话与外界保持联系。因为沿途太多未知因素,他们只能在夜间到达一处营地后,才能跟外界联系。

“登山,在某些人的理解中,甚至不是竞技运动,没有时间的限制,成功登顶、安全返回,就是胜利。”现在,距离谭波涛的“安全返回”还有一段时间和距离。

回到大本营后,老谭会等待直升机,如果天气等各方面条件允许,直升机只需要40分钟就可以送他到加德满都。随后,他还要凭借登顶过程视频、图片等,到辖区登山管理部门办理登山证。

12下一页 12下一页

细节

他的登山之路波折重重

“真实的登山,只有登山者才能体会。”

2014年10月15日,一场突如其来的雪崩,导致多名登山者永埋雪山。麦子·玛丽亚姆、王海晨和谭波涛三人均是当年的登山者,幸运的是,他们因为雪崩的原因被迫放弃登山。

“我们都亲眼目睹了当年的救援情形,看到直升机在救援时,机身上挂着登山者的遗体撤离,感受到了心灵的震撼。”从那时起,更多人意识到登山也是有风险的。

因为各种原因,谭波涛没有参加2015年和2016年攀登珠峰的行动,直到今年4月10日,他才再度出现在加德满都。

时隔三年,登山仍然考验着每个登山者的心态。麦子·玛丽亚姆告诉记者,今年南部的登山者中,已有4人因意外罹难,谭波涛的团队也知情。

按照专业登山者的设置,这次谭波涛和团队从加德满都出发,他跟随登山队徒步6天,跨越直线距离60多公里的雪山(因道路高低反复,实际距离是其2倍)抵达珠峰一处营地。

休息两天以后,他和团队进行了模拟训练,登上海拔6145米的lobuche(山峰名)。此后还有大量的登山器材练习、高海拔适应训练、体能拉练,包括天梯、绳索、冰川、冰壁等。

队友回忆,在大本营的时候,谭波涛遇到了不小的波折,“他的夏尔巴向导出现了心脏问题,不能再带他,备用的向导也受了伤。”在这种情况下,队友、朋友并不支持他继续登顶。

“这种极端条件下,真的考验人的心态。有的人‘藏得很深’,到那个条件下被‘打回原形’。”麦子·玛丽亚姆说,在这种情况下,无论登山者做出怎样的选择都能理解,但坚持到最后确实不易。

两个向导都出事了,谭波涛选择了继续留守大本营,直到第三名向导带着他登顶。

印象

他是个普通登山者

谭波涛年近五旬,平时戴眼镜,在登山者中显得非常儒雅。

“他人很好,也有足够的运气。不过,他跟我一样,很普通,是一个普通的登山者。“队友兼朋友王海晨认为,很多因素促成了老谭的成功登顶:有想法并坚持、有这种胆量和勇气、有乐观精神等等。

“特别是他向导出事后,他遇到了一个好领队,及时想办法协调队伍……”在大本营,王海晨花了四天半时间跟谭波涛待在一起,为老谭及队友们鼓劲,在他的印象中,老谭的话不多,但显得乐观。等待登顶绝对是一个煎熬的过程,海拔高让人身体不舒服,等待的过程非常枯燥,

人很容易急躁,甚至跟其他人发生矛盾。“这次,老谭跟我说,登山是自己做的决定,有什么事怨不得别人,来了就得坚持!登山这东西,不是高大上,不是什么伟大。没经历就不能了解,从个人来说,希望大家更多从人性角度去理解,这是个人的梦想、想法、体验,仅此而已。”

纵深

登山就是“面对死亡,直击人性”

一位资深登山人士说,登山需要对生命的敬畏,麦子·玛丽亚姆甚至形容登峰是“面对死亡,直击人性”。

“每个登山者都有自己的目标,当他锁定一个山峰后,就会去进行准备,或找职业登山公司,或者筹备着独自登山。”珠峰等山峰都有登山管理处,登山者需要进行登山报名。

申请登山报名者除需要出具法律手续外,也需要出具自己其他方面的条件。据中国登山协会规定,登山者若要攀登八千米以上的山峰,需要依次攀登五六千米、七千米的山峰,“这是一项循序渐进的运动!”

主管部门对登山者的审核极其严格,身体、财力、心态等都在考核之列。以谭波涛为例,他这次攀登珠峰花费4.2万美金,主要包括聘请一名夏尔巴向导、置办登山设备以及后勤。

专业人士介绍,该考核要审核登山者是否具备个人条件,还要看其经历、历史登顶证书,需要当年的2级以上医疗单位出具的体检报告。在登山前,还会签订登山协议,明确责任,告诉登山者登山存在死亡概率,其需签订《风险告知书》。

“每个人的运气不一样,心态也不一样。有的人隐藏得非常深,有的人接近登顶了,明知客观条件完全不对,却突然生出一股豪迈,硬要登完,这种行为缺乏理性、自律,影响是致命的。”麦子·玛丽亚姆说。

对于登山者要有“循序渐进”的登峰经历,也是对登峰者个人因素的累积,麦子·玛丽亚姆说,“在新的一座山峰面前,不在乎阶层、不在乎身份,谁都是零基础开始。唯有如此,才能真正地对生命心存敬畏。在那种极端条件下,人的智力甚至可以下降7-14岁,在那里,生存是唯一要做的事,什么都不重要了。”(记者 张旭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奉化无痛人流的注意事项